當前,美聯儲貨幣政策周期性變化以及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分化,將會導致全球金融周期的變化,全球資產價格、資本流向以及主要匯率將受到極大影響。
  美聯儲退出量化寬鬆具備了現實基礎。從就業結構看,美國私營部門的就業總人數達到1.161億,首次超過危機前的峰值水平。此外,美國3月製造業PMI(採購經理指數)反彈至53.7,這意味著在量化寬鬆政策的推動下,美國經濟正在展開新一輪的經濟複蘇周期。而另一方面,量化寬鬆政策也導致美聯儲資產負債表急劇擴張,由金融危機之前的8000多億美元飆升至當前的4萬億美元,繼續長期保持量化寬鬆勢必為未來埋下新的風險隱患,因此,美聯儲在今年結束量化寬鬆幾乎是一個大概率事件。
  相比之下,G3中的另外兩大經濟體歐盟和日本,則可能因為未來的低通脹及經濟增長滯緩重新開啟新一輪的量化寬鬆政策。歐盟最新公佈的CPI數據顯示,歐洲仍未擺脫陷入通縮的陰影,3月份同比通脹率僅為0.5%, CPI仍然處於下跌趨勢中,PPI(生產者物價指數)則連續五個月負增長。再加上經濟複蘇乏力,加大了歐洲央行實施非傳統量化寬鬆政策的可能。
  而同樣面臨複蘇停滯的日本,也可能於下半年推出大規模量化寬鬆。當前,日本政府債務高達247%,國債規模首次突破1000萬億日元大關,債務風險瀕臨危機邊緣,不得不靠增加稅收彌補財力虧空。4月1日,日本政府將消費稅由5%上調至8%,這是日本17年來首次上調消費稅。據估計,上調消費稅每年可帶來8萬億日元財政收入。然而,日本政府今年財政缺口達50萬億日元,再加上超過1000萬億日元的未償債務,消費稅上調對財政收入來說顯然是杯水車薪。
  應該講,本輪日本經濟回暖與消費支出上升有很大關係。而為了進一步增加財政收入,日本政府計劃在明年10月將消費稅由8%進一步提高到10%,這勢必對剛剛複蘇的消費支出造成新的打擊。事實上,安倍經濟學以來,日本宏觀經濟的儲蓄率下降、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疲弱,這些都可能使潛在增速水平在中長期出現惡化。在這樣的情況下,啟動新一輪量化寬鬆政策將是日本央行的重要政策選項之一。
  綜合來看,全球經濟金融將出現新的局勢和結構性特點:一是全球經濟複蘇進程將在長期內呈現不穩定與不平衡的特征。二是國際金融市場的劇烈動蕩已成常態化。三是發達國家貨幣政策的差異性將會助推美元走強。特別是如果參考美國貨幣政策周期與美元周期的關係,美元強勢周期可能會持續4-5年左右,美元在相當長時期內還是全球追逐的安全資產。
  全球金融風險定價與資本結構將在未來兩三年之內進行較大的調整,其背後的根本動因就是美聯儲將逐漸退出寬鬆貨幣政策,由此引起全球利率以及資本流向的改變。近期,美聯儲愈發透露出在2015年啟動加息的政策信號,美聯儲政策調整將逐步提高全球利率水平。由於美國國債市場是全球最大也是最活躍的債券市場,而美國國債一向被視為全球無風險債券,其收益率為無風險利率,因此成為全球金融市場的資產價格風向標和定價基礎。
  今年以來,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10年期國債收益率均上漲了超過100個點,德國漲幅為46個點,新興市場平均漲幅為120個點。美元走強和利率大幅上升勢必會引起新一輪的全球金融動蕩,2014年下半年可能是一個重要的風險時間窗口。
  (張茉楠,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研究員,海外網專欄作者)
  海外網評論頻道原創,轉載請註明來源海外網(www.haiwainet.cn),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臥房傢俱

xz89xzhxa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